下士道 – 念死無常(一)

/ 分類: , , , / 0 則回應

標籤: , ,

  • 廣論頁/行 P74-L2~P75-L8
  • 廣論段落   第二正取心要分三… 作種種罪惡。
  • 手抄頁/行  5 冊 P139-L6~P161-L14
  • 音檔起訖    37A_03:50~37B_13:01
  • 音檔連結
  • 三十八攝頌死仇決定終須到 容或今日便降臨 死時世事均當捨 速修妙法求加持

  第二正取心要分三:一、於共下士道次修心,二、於共中士道次修心,三、於上士夫道次修心:

對道總建立認識清楚以後,該如何開始修行呢?第一個必須具備的條件,是得暇滿的人身,然後就要依照三士道的次第來修。也就是進入科判表五之丁二、正於彼道取心要之理 。 如前面的道總建立所述,分成三士門來引導修心,依序分別為共下士道次、共中士道次、與及上士夫道次。

  • 心要,博大精深的法義
  • 修心要:修持博大精深的法義。

  初中分三:一、正修下士意樂,二、發此意樂之量,三、除遣此中邪執

首先要闡釋的是共下士道次修心,這一科文又分成三部分,
一.首先是闡述修共下士道的意樂,那麼什麼是下士道的意樂心呢?就是發起希求後世之心,及依止後世安樂方便。不再只求現世的安樂,或眼前的利益為主,而是以後世為主;
二.其次生起修共下士道意樂的量,說明修這個意樂必須達到的程度;就是到心已經轉向以後世為主,完全不顧著這一世,這時就算是已經達到下士意樂之量。前者是講質,後者是講量;
三.去除共下士道當中的邪執。就是將一切錯誤的邪執分別排除。

  • 邪執,【丁福保《佛學大辭典》】:「(術語)固執不正之見解曰邪執。

  初中分二:一、發生希求後世之心,二、依止後世安樂方便

正修下士意樂是先闡釋修共下士道的意樂,這部分將再分成兩部分闡述,分別是生起希求後世的心;與及如何依止後世安樂。
第一是修意樂,要改變內心當中只求現世之心,轉成希求後世;第二部分依止後世安樂方便,了解了以後,重心是從果認得因,依止使得我們後世得到真正安樂的正確方法。

  初中分二:一、思惟此世不能久住憶念必死;二、思惟後世當生何趣二趣苦樂

怎樣才能生起希求後世之心呢?我們沒辦法長久住,一定要死的,即串習暇滿人身必死,這一生不能久住;以及串習後世應當生惡趣或善趣,並且思惟這二趣的苦樂。

  初中分四:一、未修念死所有過患,二、修習勝利,三、當發何等念死之心,四、修念死理。 今初」

首先闡釋第一部分,也就是暇滿人身必死,此世不能久住。這部分分成四部分說明,一、沒有修念死會有甚麼過患;二、有修念死會有的殊勝利益;三、應當生起什麼樣的念死之心;以及四、修念死的道理。首先說明未修念死所有過患。

如是於其有暇身時,取心藏中有四顛倒

像這樣在擁有暇滿人身的時候。我們在攝取心要(心藏,即心要)的過程當中,往往會出現四種顛倒(四顛倒 : 常、樂、我、淨)。

於諸無常執為常倒,即是第一損害之門

其中將無常的世間,錯執為常住不滅,明明世間是無常的,可是由於我們的無知,執著地以為是常的,這是第一個顛倒,也是損害我們最嚴重的。

其中有二,謂粗及細,於其粗劣死無常中,分別不死是損害門:

那麼這個無常有兩種,一種是粗的,一種是細的,粗的無常是我們看得見的,例如這個身體是會死亡的,是會變壞的。細的無常是心理狀態,我們現在還感覺不到,先不談;雖然知道人生最後的結局一定要死,但是實際上我們平常每天都不會想到會死,即使老了或生病快死了,心裡面還是不會想到會死,總是執著「今天不會死」,這個常執的緣故,它對我們的傷害是很大的。

此復僅念今後邊際,定當有死,雖皆共有,然日日中,乃至臨終皆起是念,今日不死,今亦不死,其心終執不死方面

雖然大家都知道人生最後的結局一定要死,但是實際上我們每一天,甚至直到死亡前一刻,,即使老了或生病快死了,心裡面還是不會想到會死,今天不會死,現在也不會死。,這就是我們平常的實際狀態。想一想我們好像並沒有執著不會死,可是都很執著眼前的快樂,其實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今天不會死」這個常執的緣故,所以它對我們的傷害是很大的。

若不作意此執對治:

如果我們始終執著今天不會死的想法,這樣的執著,如果不去對治改變它。,

被如是心之所蓋覆

自然還是被這個顛倒心所引導,就會被這種想法蒙蔽障礙,就會被「以為不死」的心念所蓋覆

便起久住現法之心:

因此會對現在世生起久住的想法,以為能夠長久留在這個世間上,而忘記了會死這件事情。

於此時中:

在生起久住現法之心的期間。

謂須如是如是眾事,數數思惟:

心中總是不斷想著要做這件事,要做那件事,越來越貪著今世,我們會為了種種世俗的事情而忙碌,永無止盡。

唯於現法除苦引樂所有方便:

心裡所想的,只有眼前的快樂。都是如何追尋眼前或今生今世的快樂,也只想到如何能夠讓現在世離苦得樂的種種方法。

不生觀察後世、解脫、一切智等大義之心,故不令起趣法之意:

不會去想後世,對於後世、解脫以及成佛等意義重大的事,生不起觀察思惟之心,以致於無法生起趣入正法的意樂。

設有時趣聞思修等,然亦唯為現法利故,令所修善勢力微弱:

就算偶爾生起趣入聞思修的意樂,其動機、發心,也是為了貪求今世的利益而修,這使得學佛修善的力量變得非常薄弱,使得所修善根福德的力量非常微弱

復與惡行罪犯相屬而轉,故未糅雜惡趣因者,極為希貴:

而且因為這種修行經常是隨著身語意三業在轉,所以說能不摻雜墮惡趣因的純淨修行是極為稀有珍貴的。

設能緣慮後世而修,然不能遮後時漸修延緩懈怠,遂以睡眠昏沈雜言飲食等事,散耗時日,故不能發廣大精勤,如理修行。

假設能夠為了後世著想而修行。(緣慮,攀緣境界而思慮事物),但仍然不能遮止總是拖延懈怠,不好好認真地修,每天還是忙著睡眠、昏沈、雜言、飲食這些事情,依然虛耗度日、浪費生命,不能策發廣大的精勤,如理修行,於是就毫無意義地把最珍貴的暇滿人身消耗掉了。

如是由希身命久住所欺誑故,遂於利養恭敬等上,起猛利貪。於此障礙,或疑作礙,起猛利瞋。於彼過患蒙昧愚癡。由利等故,引起猛利我慢嫉等諸大煩惱及隨煩惱如瀑流轉。

像這樣被希求久住現法之心所蒙蔽的緣故。以致於對利養、恭敬等方面生起極強烈的貪欲。對於此障礙或者懷疑形成障礙此讓我無法獲得獲得利養恭敬等事,會生起極強烈的瞋恨心。對這項過患愚昧無知。是因為貪著於利養恭敬等所引起的。且引起極強烈的我慢、嫉妒等種種大煩惱與隨煩惱,就像瀑布流水般沒有片刻安寧。

  • 名聞、利養、恭敬是修道者的三關,其害處,能破持戒的皮、禅定的肉、智慧的骨和微妙善心的髓。(參考文獻-學佛網)

復由此故,於日日中漸令增長,諸有勝勢,能引惡趣猛利大苦,身語意攝十種惡行,無間隨近,謗正法等諸不善業。

又因為這個緣故,於是貪欲等煩惱日漸增長,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驅使我們每天只是在增長惡業的力量,以及不斷地造作將來引發惡趣猛利大苦的因驅使身語意三門造作十惡業、五無間罪、近五無間罪、毀謗正法等不善業,

  • 這個「有」就是我們輪迴生死的這個「有」就是我們輪迴生死的因,也就是十二因緣當中的「有支」。
  • 諸有,【丁福保《佛學大辭典》】:「(術語)眾生之果報,有因有果,故謂之有。有三有,四有,七有,九有,二十五有等之別,故總謂之諸有。」因,也就是十二因緣當中的「有支」。

又令漸棄能治彼等,善妙宣說甘露正法,斷增上生及決定勝所有命根。

這樣每天都在忙著造作惡業,又沒有精勤修習對治惡業的法門,使得能夠對治前述諸不善業的善妙宣說甘露正法漸漸地被捨棄。就連成就增上生及決定勝的所有先業所引六處相續無間斷因都被斷除了

  • 甘露梵語音譯阿彌唎哆,義譯不死、不死液。引義為達到不死之位、神、諸神、或不滅等。《瑜伽師地論》卷八十三云:「甘露者,謂生老病死,皆永盡故。」
  • 正法:真正的教法。
  • 增上生:從現生的增上,到來生、到來生、到來生一直這樣,這個叫作增上生。否則就成了「三世怨」決定勝:就是究竟圓滿地成佛。

遭死壞已,為諸惡業引導,令赴苦痛粗猛,炎燒非愛諸惡趣處,何有過此暴惡之門。

我們一旦被常顛倒所蒙蔽,造了在諸有輪迴生死的惡業,善緣命根一旦遭到摧壞,到臨終時,就會被牽引到三惡道中,而趣向極為痛苦、熾熱、不喜歡的各種惡趣,不悅的惡道。想一想,哪有比「常執」這個損害門更糟糕、更惡劣、更嚴重的嗎?

《四百論》亦云:「若有三世主,自死無教者,彼若安然睡,豈有暴於此。」

《四百論》也說,三世當中根本沒有人能做得了主的,唯一主宰我們生死的是業力,而業是每個人自己造的,一切都是業所感的。我們得到了暇滿的人身,真正唯一該做的就是好好努力修行,現在我們居然不去做,而猶安然吃飯睡覺,實在沒有比這個更愚昧的了。

《四百論》三世紀之提婆菩薩(又作聖天)造。計有十六品四百頌參考文獻:佛光大辭典 (慈怡法師主編)

《入行論》亦云:「須棄一切走,我未如是知,為親非親故,作種種罪惡。

《入行論》中也說:「一旦無常到來的時候,所有的東西都得捨棄,但是我們並不真實了解,因此一直忙著世間的事情,為了親友、怨敵等,時時還增長了貪、瞋、癡等三毒煩惱,而造作種種惡業。」

【本文部分內容轉載自福智17秋403班上課筆記】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告知當立即修正 !!阿彌陀佛!!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