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論第二輪-修習軌理(四)

/ 分類: , , , / 0 則回應

【◎ 未修中間如何行者。總之雖有禮拜旋繞及讀誦等,多可行事,然今此中正主要者,謂於正修時勵力修已,未修之間,若於所修行相所緣,不依念知,任其逸散,則所生德,極其微尠。】

「正明修法」的第二項,是「未修中間應如何」。一切的惡業,多半是由於在未修時,身心放逸而起的,所以在未修中間,應如何來行,便顯得格外重要了。雖然有許多事情可做,譬如禮拜、繞佛和誦讀經論等。正修的時候,雖然非常努力精進的修習過了。然而真正重要的是在未修中間,對於所修習的行相與所緣境,沒有依循正念和正知來攝持,而任其放逸、散亂的話,這樣修行所生的功德,也是微乎其微。
宗大師闡釋未修中間,雖然有禮拜、繞佛或誦讀經論等,但是最重要的是,其間行持必須依循正知正念,否則,儘管正修時非常精進努力,未修時卻放逸散亂,那麼能生起的功德也是微乎其微的。

故於中間應閱顯說此法經論。數數憶持,應由多門,修集資糧生德順緣。亦由多門,淨治所有違緣罪障。一切之根本應如所知,勵力守護所受律儀。

所以在正修以外的時間應當閱讀有關的經論,經常憶持,應該從各種法門積集資糧以增加修道的順緣;也應該修習多種淨治業障的法門,以除去障道的違緣;更應該努力守護,所受的戒律。因為戒律是一切修行的根本,根本不立,無以成道。

憶持,梵語,於法記憶受持而不忘失。

故亦有於所緣行相淨修其心,及律儀戒積集資糧三法之上,名為三合而引導者。

也有說是修習淨治業障、守護所受的戒,以及積集資糧這三方面,稱為「三合」,來引導修行人。

宗大師闡釋在未修中間有三大主要重點:一、應該研讀經論,並且不斷地憶持;二、積集資糧與淨治業障;三、努力守護所受律儀。

復應學習四種資糧,是易引發奢摩他道,毘缽舍那道之正因,所謂密護根門,正知而行,飲食知量,精勤修習悎寤瑜伽,於眠息時應如何行。

除此之外,其次應該學習四種資糧,因為它是最易引發禪定和智慧的正因。也就是 :
一、密護根門:嚴密防護根門。根門「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為漏出種種煩惱,入種種妄塵之門戶,故曰根門。」
二、正知而行:所做所為應有正確認識。
三、飲食知量:受用飲食應適量,過多過少皆不宜。
四、精勤修習悎寤瑜伽,於眠息時應如何行:應知如何修習悎寤瑜伽,與睡眠意樂之安立。悎寤,音ㄏㄠˋ ㄨˋ,

悎寤就是睡眠,就是說睡覺時也要好好努力地修。 印度人把一天分為六時,晝、夜各分初、中、後 三段。白天的初、中、後都不可以睡覺;晚上初夜跟後夜也不可以睡,要修行。只有中夜是眠時,拿我們現在來算,也就是從十點鐘到兩點鐘這四個小時。在中夜睡眠時,也不可平白空過時日,睡的時候要能夠保持正念。」

飲食知量者,謂具四法。非太減少,若太減少飢虛羸劣,無勢修善,故所食量,應令未到次日食時無飢損惱。非太多食,若食太多,令身沈重,如負重擔,息難出入,增長昏睡,無所堪任,故於斷惑全無勢力。相宜而食消化而食者,依飲食起,諸舊苦受,悉當斷除,諸新苦受皆不生長。非染污心中量食者,謂不起眾罪安樂而住。

飲食知量者,謂具四法。

宗大師繼續闡釋四種應修資糧當中的第三種,也就是飲食知量,如何注意飲食可以從四個原則觀察:一、非太減少;二、非太多食;三、相宜而食、消化而食;四、非染汙心中量食。

1.非太減少;若太減少飢虛羸劣,無勢修善,故所食量,應令未到次日食時無飢損惱:

第一個原則是,不能吃得太少。如果吃得太少,會覺得飢餓、虛弱,修行的時候氣力不夠,所以吃的食量,應該到第二天再進食時,這中間體力還能夠維持不會因為飢餓損惱為標準,這樣才不會影響我們修行非太多食,若食太多,令身沈重,如負重擔,息難出入,增長昏睡,無所堪任,故於斷惑全無勢力。

2.非太多食,若食太多,令身沈重,如負重擔,息難出入,增長昏睡,無所堪任,故於斷惑全無勢力。

第二個原則是 (非太多食:)不可吃太多。(若食太多:)如果吃得太多,(令身沈重:)身體會感到沉重,(如負重擔:)就好像挑著重擔一樣,(息難出入:)呼吸困難,(增長昏睡:)而且會助長容易昏睡,(無所堪任:)以致於沒法勝任任何事情。(故於斷惑全無勢力 )在這種狀況下是沒法修的,要想斷除疑惑煩惱也會感到無力,所以不可以吃得太多。

3.相宜而食消化而食者,依飲食起,諸舊苦受,悉當斷除,諸新苦受皆不生長。

第三個原則是 (相宜而食消化而食者 :) ,合適的食物才吃,容易消化的才吃。(依飲食起,諸舊苦受,悉當斷除,諸新苦受皆不生長:)那麼由於飲食引起的舊的病痛都會全部消除也不會產生新的病痛。

苦受,梵語:「謂於六塵違情之境而有逼迫之苦,是名苦受。」苦受、樂受與不苦不樂受合稱為三受,不苦不樂受又稱捨受。

4.非染污心中量食者,謂不起眾罪安樂而住。

第四個原則是 若能以清淨心受用適當的食量,就不會造作種種罪業,而能安樂而住。

又於飲食愛著對治者,謂依修習飲食過患。過患有三,由受用因所生過患者,謂應思惟任何精妙色香味食,為齒所嚼,為涎所濕,猶如嘔吐。

宗大師闡釋要以以非染汙心而食,對治對於飲食的愛好執著,也就是教誡修行者要思惟飲食過患。飲食過患有三種,這段文開示第一種過患,就是以受用因所生過患,大師教誡行者對治這種過患,應該思惟任何山珍海味,經過咀嚼和唾液潤濕之後,其實跟嘔吐出來的穢物沒有兩樣。透過這樣的思惟,斷除愛好美食的欲念。

由食消化所生過患者,謂思所食至中夜分或後夜分,消化之後,生血肉等,諸餘一類變成大小便穢不淨,住身下分,此復日日應須除遣;及由依食生多疾病。

宗大師闡釋第二種飲食過患是因為消化而引起的。開示修行者必須思惟飲食後未能消化的都會變成穢物,以致於每天必須除遣,而且稍一不順還會導致疾病。以此思惟而斷除對於飲食之愛好著。

由求飲食所起過患,此有五種,由為成辦所生過患者,謂為成辦食及食因,遭寒熱苦,多施劬勞,若不成辦憂憾而苦,設若成辦,亦恐劫奪及損失故,發起猛利精勤守護,而受諸苦。

宗大師闡釋第三種飲食過患是由於為了獲得飲食所引起的過患,這類過患又可分成五種,即一、為成辦所生;二、親友失壞;三、不知滿足;四、無自在過失;五、從惡行生。這段本文開示由為成辦飲食所生過患。

雖乃如是,然亦略有少許勝利,謂由飲食安住其身。若唯為此故,依止飲食,不應道理。
故應善思而後受用,謂由身住,我當善修清淨梵行。

雖然有以上所說的種種過患然而但也會有一點利益好處,也就靠著飲食,我們才能夠維持健康身體,但是如果只是為了維持色身健康而追求飲食的話,是不合道理的,所以享用飲食前,應該先行思惟,我們是由於想好好修習清淨的梵行所以才飲食想讓色身獲得安住。

施者施主,亦為希求殊勝果故,榨皮血肉而行惠施,亦當成辦彼等所願,令得大果。

不論是實際施行布施的信眾,或者是提供資財的信眾,也是為了獲得殊勝果報才願意把流血流汗所得錢財拿來布施。所以我們也應當滿足他們的心願,令他們獲得大果報。

又應憶念《集學論》說,應當思念饒益施主,及身中蟲,現以財攝,於當來世,當以法攝。又應思惟當辦一切有情義利,而受飲食。親友書亦云:「應知飲食如醫藥,無貪瞋癡而近習,非為憍故非慢故,非壯唯為住其身

我們受用飲食要想到饒益施主及身中蟲。辦道業有廣、狹兩種,狹的就是修到自己成就。廣的還要利益一切,特別是現在來布施我的人。什麼是身中蟲呢?佛觀察我們這個身體有八萬四千蟲,我們飲食了以後,可以滋養牠。現在是以飲食來滋養牠,將來我修成了以後,以佛法來攝受牠。也就是要思惟 我們 是為了利益一切有情也就是發菩提心 。 以這種心來受用飲食。

【本文部分內容轉載自福智17秋403班上課筆記】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告知當立即修正 !!阿彌陀佛!!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