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論第二輪-親近善士(六/七)

/ 分類: , , , / 0 則回應

標籤: , ,

廣論第二輪-親近善士(六)

科判:【表五】乙一

廣論:P30 L05-P31L08

手抄稿:第3冊P18L08-P43L09

音檔:17A29:10 ~18A08:41

【◎ 《華嚴經》說,以九種心,親近承事諸善知識,能攝一切親近意樂所有扼要。】:

《華嚴經》上面告訴我們要以九種心親近善知識。如果能夠這樣的話,就把親近善知識內心應該具足的條件統統包含了。

這是出自《八十華嚴》的第七十七卷《入法界品》,善財童子在進入彌勒樓閣之前所遇見的善知識告訴他的,這種善知識都是已經進入最高位的十地菩薩。

【◎即彼九心攝之為四:棄自自在,捨於尊重令自在者,如孝子心。】

這九種心可以歸納為四點來說明:

第一、如孝子心。意思就是說,修行者親近承事善知識要像孝子侍奉父母親的心一樣。

【謂如孝子自於所作,不自在轉,觀父容顏,隨父自在,依教而行。如是亦應觀善知識容顏而行。】

孝子的所作所為就是捨棄自己的好惡心,不隨心所欲,要觀察父母的臉色,依照父母親的喜怒哀樂,隨順父母教誨去做。同樣的道理,修行者也應該觀察善知識的臉色去做。

《現在佛陀現證三摩地經》中亦云:「彼於一切應捨自意,隨善知識意樂而轉。」此亦是說,於具德前乃可施行,任於誰前不能隨便授其鼻肉。

《現在佛陀現證三摩地經》也說修行者在所有情境之下,都應該捨棄自己的想法。隨順著善知識的意樂而轉,也就是說。在具足德相(的善知識)面前,才可以照著這個原則施行。在其他沒有具足德相的人面前,不可以隨便任由他牽鼻子走。

【◎ 誰亦不能離其親愛能堅固者,如金剛心。】

第二、如金剛心,在任何情況之下,不管誰都不能破壞你跟善知識的良好關係,要非常堅固,就像金剛心一樣。

【謂諸魔羅及惡友等,不能破離。即前經云:「應當遠離,親睦無常,情面無常。】

意思是說所有魔羅和惡友等都無法破壞,也就是《現在佛陀現證三摩地經》中所說,應該拋開世間親和融洽與情分面子那種無常的關係。

【◎荷負尊重一切事擔者,如大地心。謂負一切擔,悉無懈怠。】

第三、是大地心。就是要如大地般的能負載萬物一般。我們親近善知識時的心,也要像大地一樣,能負荷上師給予的一切事擔,從不懈怠。

【如博朵瓦教示慬哦瓦諸徒眾云:「汝能值遇如此菩薩,我之知識,如教奉行,實屬大福,今後莫覺如擔,當為莊嚴。】

應該如博朶瓦教導開示慬哦瓦這些徒眾時所說的:「你們今天能夠遇到這樣好的善知識、大菩薩,實在是很大的福氣,所以應該依止善知識所教導的來修行,不要覺得是個很沈重的負擔,應當把它看作是能莊嚴自身,一件很榮耀的事情。」

【◎ 荷負擔已應如何行,其中分六:如輪圍山心者,任起如何一切苦惱,悉不能動。慬哦住於汝巴時,公巴德熾因太寒故,身體衰退,向依怙童稱議其行住。如彼告云:「臥具安樂,雖曾多次住尊勝宮,然能親近大乘知識,聽聞正法者,唯今始獲,應堅穩住。」】

現在是歸納為四點中的最後一點,前面說要把尊長的事業整個承擔起來,有了承擔心以後,以六種心態去做。這六個當中第一是如輪圍山,如果以九心來說的話,就是第四個。

 

要像輪圍山那樣,不管碰到任何情況、任何苦惱,絕對不動搖。

輪圍山是什麼樣子呢?根據佛經上說,我們現在住的地方是個小世界,中間是一座最高、最大的須彌山王,周圍有海,海的外面就是輪圍山,一圈一圈地圍著。現在我們依止善知識,要負荷這事業擔,就要像輪圍山,因為輪圍山一定是整個圍繞著須彌山,所以我們承事善知識也一定是圍繞著我們的師長轉。這個山有一個特點,不管在任何情況下絕不動搖;這是比喻弟子不管遇到什麼苦惱,絕對不能動搖,永遠繞著善知識、趨向著善知識。須彌山很高,輪圍山比較低,就表示作弟子應有謙下的德行等等。

【如世間僕使心,謂雖受行一切穢業,意無慚疑,而正行辦。】

像世俗社會中,僕人做事的心態。

【◎除穢人心,盡斷一切慢及過慢,較於尊重應自低劣。如善知識敦巴云:「我慢高坵,不出德水。」慬哦亦云:「應當觀視春初之時,為山峰頂諸高起處,青色遍生;抑於溝坑諸低下處,而先發起。」】

如除穢人心者:好像除糞人或清道夫的心態。

盡斷一切慢及過慢:澈底斷除所有的慢心與過慢心。

慢者這邊的意思是,對於跟自己程度相同的人比較,自然認為和對方相等;對於比自己程度差的人,自然認為自己比對方優秀,

過慢,跟自己程度相同的人比較時,認為自己比對方好;而跟比自己優秀的人比,卻認為自己和對方一樣優秀。

這段解釋看來理所當然,但之所以視為過患,其關鍵乃在於自己傲慢的心態。

較於尊重應自低劣

總是要最謙卑、願意去做最髒的事情,去侍候師長,所以在師長前面永遠自己最低下。永遠要有始終不如師長的思惟。

【◎如善知識敦巴云:「我慢高坵,不出德水。」慬哦(ㄐ一ㄣˇㄜˊ)亦云:「應當觀視春初之時,為山峰頂諸高起處,青色遍生;抑於溝坑諸低下處,而先發起。」】

如善知識敦巴云:「我慢高坵,不出德水:

善知識敦巴尊者特別教誡我們,我慢像高山一樣,是不可能湧出功德的水。師傅手抄裡開示說山上面水一點都蓄不住,,不要說它本身沒有水,下上去的水也會留不住,這個意思是說我們只要存有慢心,縱使聽了很多法也會覺得沒甚麼,心裏面就完全跟法不相應。

慬哦(ㄐ一ㄣˇㄜˊ)亦云:「應當觀視春初之時,為山峰頂諸高起處,青色遍生;抑於溝坑諸低下處,而先發起。

慬哦瓦尊者也說:應該注意觀察初春的時候。是山頂上,還是山窪裡先長出青草來?當然是山窪裡面先長出來。

我們這裡是亞熱帶,一年四季常青,而西藏很多山頂乃至到了夏天都還是雪白一片,什麼植物都沒有。但一般來說,初春最早開始長草時一定是在谷底,因為它低下,所以聚集了一些水;水比喻我們的功德,要懂得謙虛才能增長。

【如乘心者,謂於尊重事,雖諸重擔極難行者,亦勇受持。】

乘就是以前的轎子,

雖諸重擔極難行者:雖然種種重擔非常不容易執行。

換句話說就像車子,什麼重的東西、再難的東西也很勇悍地去承擔下來。

【如犬心者,】

要像狗對主人的心態一樣,主人養的狗,你罵牠、踢牠,回過頭來牠又馬上搖搖尾巴、在腳邊轉;我們現在對善知識也是要如此。

【謂尊重毀罵,於師無忿。如朵壠巴對於善知識畫師,每來謁(ㄧㄝ ˋ)見便降呵責,畫師弟子娘摩瓦云:「此阿闍黎於我師徒,特為瞋恚。」畫師告云:「汝尚聽為是呵責耶?我每受師如此賜教一次,如得黑茹迦一次加持。」】

對於自己師長的教導,不論是呵責,毀罵,我們內心當中千萬不可以起一點點的瞋恚之心。譬如朵壠巴對待善知識畫師的方式一樣。畫師每次前來謁見朵壟巴,朵壟巴就大聲呵斥他,把他痛罵一頓,畫師有一個弟子就說:「師公(以輩份來說),好像對我們師徒特別有成見,每次去拜見他,他總是大發脾氣罵我們。」畫師卻告訴其弟子說:「你把它聽成是辱罵啊 ? 那你根本錯了,我卻是

聽見他賜教,不是罵,我不但得到一些教授,好像得到黑茹迦一次加持一般。」

黑茹迦,為藏文之音譯,梵音譯作黑茹迦等,藏傳佛教信奉的大力金剛神,無上瑜伽部信仰的本尊之一,屬於忿怒尊,漢傳佛教稱為明王。藏傳佛教認為,他由佛陀的法身變化所成,稱它為「密續佛陀」

【《八千頌》云:「若說法師於求法者,現似毀咨而不思念,然汝於師不應退捨,復應增上希求正法,敬重不厭,隨逐師行。」】

《八千頌》裡告訴我們說:法師對於來求法的人,現出來的樣子好像是生氣責罵的樣子,而且好像對求法的人不理不睬。然而求法的人對法師不應該有退轉捨棄的想法,反而應該更加倍努力地希求正法。更要敬重法師並且不厭離,不可以厭煩,然後應該跟隨法師的教誡去做。

《八千頌》說指的是《八千頌般若經》,漢譯作《小品摩訶般若波羅蜜經》,略稱《小品般若波羅蜜經》、《小品經》、《新小品經》、《小品般若經》。鳩摩羅什譯,計有十卷。相當於《大般若經》第四分。

【如船心者,謂於尊重事任載幾許,若往若來,悉無厭患。】

這九心當中最後一個,就是像船心,就像船一樣。船呢不管什麼東西來,它都會載,你要載到哪裡就到哪裡,意思是說善知識教給我的任何東西,任何做法,我都去做,都完全沒有厭惡心。

 

 

【本文部分內容轉載自福智17秋403班上課筆記】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告知當立即修正 !!阿彌陀佛!!

發表留言